您的位置 首页 商业

长护险新一轮试点名单将公布,系统工程需顶层架构支持

文 | 财联社 路英 丁艳随着我国老龄化加速,失能、半失能老人比例逐年增高,长期护理保险(以下简称“…

文 | 财联社 路英 丁艳

随着我国老龄化加速,失能、半失能老人比例逐年增高,长期护理保险(以下简称“长护险”)作为一项全新的社会保障安排,被称为我国社会保障“第六险”,该项制度自2016年起在青岛等15个城市展开试点。

近日,《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独家获悉,近期长护险试点范围将再度扩大。目前基本确定每个省不超过一个试点地,原则上扩到30个为止,4个直辖市均在试点之列。

2019年11月1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建立完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的指导意见》指出,要加强长期照护服务,全面建立经济困难的高龄、失能老年人补贴制度,并做好与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衔接。研究建立稳定可持续的筹资机制,推动形成符合国情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框架。

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各地政府都很积极响应长护险试点,希望进入试点名单,但政策一旦推出就需要长期稳定执行,要考虑长期性,下一步试点将小步向前推进。若无特殊情况,原则上先从职工做起,从基金有结余的地区做起。不盲目扩大范围,先把制度框架搭好,能较好地控制风险苗头。

据了解,目前长护险试点中存在失能评定标准不一、护理队伍缺乏等问题,并且推动长护险涉及多个部门,顶层架构的支持也显得尤为重要。

社保“第六险”小步前进 筹资来源两难

“这次进一步扩大试点,不打算扩张太多,主要担心有些地区不顾自己资金保有量、资金实力,盲目攀比往上冲。实施两年后,才发现资金不足等问题。所以这一次扩大试点,我们小步推着往前走,先搭好制度框架,防范住风险苗头,然后再大规模推开。”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长护险是指参保人员因年老、疾病、伤残等原因导致失能,为长期失能人员基本生活照料与基本生活密切相关的医疗护理提供资金或服务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是独立于其他社会保险的一个新险种。

2016年,人社部发布《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用1-2年时间,在上海、成都等15个城市试点,并确定吉林、山东两省为重点联系省份,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2019年6月4日,国办印发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再次提出“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

从筹资来源方面看,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学系教授、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在接受《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专访时表示,筹资途径主要有两个:财政投入、增加征缴,目前这两个方向压力都很大。

“长护险相当于在社保五险的基础之上增加的第六险,一开始起步的时候只能从医保基金中先划拨一些做起来。”朱铭来教授认为,“但这不是一个可持续模式,可持续模式一定是单独征缴、单独核算的,这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方向。”

“增加长护险征缴相当于增加企业负担。如果在医疗保险的保障内容中增加长护险,相当于增加财政负担,因为医疗保险主要靠财政补贴,现在经济下行,各级财政都在收紧。”朱铭来分析筹资来源的两难境况。

此外,朱铭来教授还指出该险种有别于社保其他险种的一个特殊问题——缴费方与受益人群差异较大。

“社保中无论养老还是医疗保险都是退休人员不缴费享受待遇,这两个险种都具有普适性,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养老,所以都会用到医保。但长护险却很特殊,其面向的是高龄失能老年人,即其主要适用于老年人。那么年轻人是否都需要交费,退休后职工是否交费,这都是值得探究的问题。”朱铭来表示,日本当时设置长护险制度的时候,规定40岁以上人群开始参加长护险,且属于强制保险。

2018年12月20日,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7中国长期护理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按照巴塞尔评估方法,调查地区老年人重度失能率为7.2%。加上中度失能,总失能率为16.5%。

国家医保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15个试点城市和2个重点联系省的参保人数达8854万人,享受待遇人数42.6万,年人均基金支付9200多元。

“护理人员的服务即将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将来长护险保障的重点内容是护理。我们希望新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不要走医保老路,不要出现大规模的过度治疗的现象。护理一定是护理服务内容,不是相应的药品、器械,不把这个作为重点,否则成本很难控制。”朱铭来教授指出。

长护险是系统工程 需顶层架构支持

一位参与试点研究的专家告诉记者,试点过程中我们发现两个突出的问题:第一,没有全国统一的失能鉴定标准;第二,长护险推广是系统工程,需要顶层架构的支持。

“因为每个地区起步时间不同,现在失能鉴定的标准,即什么人能够享受这个待遇,各地区都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做一套出来。”朱铭来教授表示,“我们希望采取背靠背的方式,即入户调查人员期间,现场人员只能看到客观的东西,主观评价大家都看不到,最后怎么鉴定是其他人在做,这就避免了人为因素的干扰。”

“投资的事很简单,但长护险推广是系统工程,不是医保局就能推动解决的。比如某市要试点,需要市领导牵头成立小组,带领不同部门来做。就像护理队伍需要卫健委、民政(养老)要做执业资格整合,卫健委过去管护理,强调医务护理,将来长护险是介于医务护理和家政之间的形式,两个部门要打通,培训、资格认证,需要几个部门配合。”知情人士表示。

“护理学在医学上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主要强调医务护理,长护险的护理是介于医疗和家政之间的一种模式,护理人员实际上要懂一点医不是纯粹的养老机构护工。”朱铭来教授指出,“所以对这些人资质的认定,前半部分归监管部门管,后半部分养老院则归民政部门管,针对长护险部分工作需要两个部门打通。长护险将来有机构护理,也有上门服务,机构、上门人员资质如何认定?这也需要卫建委、民政要把过去养老队伍进行一次执业资格整合。”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研究生院教授郑秉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各地试点存在较大差异,保障范围、保障水平、失能失智评估量表、筹资渠道、筹资标准等关键环节,都存在不统一的问题。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3年,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制度框架。”

“日本的很多经验值得借鉴,比如说他们护工队伍建设非常好,充分发挥AI科技。其实我们和日本两个国家都面临一个困境,就是养老。未来护理保险制度发展,护理产业发展和相关科技能量发展,在AI技术、高科技技术领域,包括国家要有战略考量,长期智能化一些体系要迅速搭建起来。”朱铭来教授表示。

“除了社保要做的基本护理保险,将来可以尝试做一些商业补充保险,做成类似于像第二公募基金的方式,这个钱相当于我们做一个储蓄账户,专款专用。这笔钱用于将来护理产业的发展、建设,保证将来到老的时候,我们这笔钱只能将来换成护理服务费用。”朱铭来教授补充道,“社会保险就是保基本,要建立多层次的保证体系,底层的核心是推动起来后,拉动一个产业,比如护理产业、服务业发展,有杠杆效应。”

来源:财联社

原标题:长护险新一轮试点名单将公布 系统工程需顶层架构支持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8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tnetgenius.com/3874.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